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某娜宅物语】

thank you for hearing me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某娜、某肉、某恋。 属性:女王控、正太控、CP控、兄控。 人称:伟大宅女鼻祖老仙。 作图、画图标记:made by guna 论坛常用名:古娜、吾乃某娜 cos名:娜和尚、娜娜。 所属cos社团:成都和尚堂。

网易考拉推荐

【推荐】四方宇-《冤家》和《共效于飞》  

2010-01-05 01:22:54|  分类: 资源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上床总会想要看点小说再睡觉。

而且又不怎么喜欢去看新的(因为看进去了就会熬夜)。

无意翻到了四方宇的《冤家》和《共效于飞》,这是以前看过的,所以就当复习复习的,再看一次啦。

结果弄得我那晚上又睡不着了……

原因就是……笑的我睡不着~

男主角陆疯子真的是超级笑点,而女主角云天娇也是一个很可爱的主。

说是推荐,但完全不知道该说啥好……

就截取几个我觉得好笑的片段额……


【男主:陆丹凤    女主:云天娇】

  “陆丹风你再给本姑娘胡说八道看看——”明知虚弱的力气打在他身上没用,她依然气得一阵乱拳捶向他!“别人随便说句话你都相信,那我费尽唇舌赔尽好话,还换来你对我疑神疑鬼——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恨自己干么这么贱骨头——成天巴在你身边又不被当回事——你随便一笑我也乐不可支——而你又回应过我什么!”他握紧她的双手,步步进逼。
  “丹风……”一言触中她内心的愧疚,云天骄无以回应。
  “反正我认命了,这是上天惩罚我陆丹风,早年太过风流才会年纪一把却栽在你手上,而且如果不是你跟那个阴阳小子成天腻在一起,还让我看到你们抱来抱去的一副奸夫淫妇样,我会怀疑你们有一手吗?”
  “我是淫妇!我跟少泱有一手!”云天骄睁大了眼,怒极而冷笑。“我如果能跟少泱有一手,那全天下的男人都跟你一样全是下流、无耻,四处跟女人有一腿!”
  “我下流无耻——”陆丹风也火窜脑门。“你到底何时看到我跟女人有一腿的——说呀——你看到了大腿还是小腿——”
  “笑话——那你又哪一只眼睛看到我跟少泱有一手,手臂还是手肘——”
  一旁的姬少泱对眼前的发展有些……微愕,随即感叹,为什么两个扬名天下的……大人,吵架吵得这么……没程度!


  “骄姐,他这么诬蔑你,我怎可能放过他!”姬少泱忿忿不平。
  “说的好,你敢打到本上人脸上,不能放过你的是我!”陆丹风也冲动的上前。
  “来呀,不回四上人先前那一掌,少泱才真是深感愧疚呢!”
  “欢迎,真是太欢迎了,下一掌本上人保证你血吐不完呀!”
  “好啦,你们两个别这么无聊!”居中的云天骄,拼命挡着情绪高昂的两人。
  “我只要一根手指,马上叫你血吐一斤!”姬少泱放话。
  “啐!本上人喷口气,怕是你血会吐一地!”陆丹风嗤声。
  “出手呀,不打到你后悔出世,我姬少泱愧对历代先人!”
  “小子,你性别不明,个性骄纵,早就对不起历代先人了!”
  “笑话,你见过我家祖先了,又知道他们不满意我的模样!”
  陆丹风大笑两声,送去两记杀气眼。“不需要见,因为你额上就已经刻着!不孝子孙模样多败!”
  姬少泱也扬唇诡笑,锐利的眼眸挑衅对上。“我怎么看都像是你眼底写着——阳世子孙德行下流!”
  “失败——”
  “下流——”
  双方瞬息无言对视,杀气同时迸出——
  “亮招呀不叫你吐完最后一滴血——我陆丹风(姬少泱)天地不容——”双方同时大喊,危险一触即发!


  “对了,少爷,这位姑娘是……”老总管不解问着。他家少爷虽风流,却从不曾带姑娘回家留宿,更不用说安排同住一房,这么不顾及一个女孩家的名声。
  “这就是我这次回家最主要的目的。”陆丹风笑嘻嘻地走过去,执起天骄的手,抛给她一个不准给我躲开的神情,用力夹住她的宣布道:“我成亲了,这位就是我的妻子,御前四神捕中的追风神捕云天骄,以后她就是陆家庄的女主人!”
  厅堂一片静默,只看得到大家全目瞪口呆的怔愣,好一会儿……
  “啊啊……”断续的声却是老总管发出的。
  “干么,老管家,你也需要痰盂呀!”
  “呜……少爷,你终于成家了……呜……老爷、夫人和大少爷泉下有知,也会欣慰,呜……呜呜……”老管家喜极而泣。
  “恭喜、恭喜你,二堂弟!”
  “对呀,堂兄,这真是太好了!”
  几个堂兄弟也哽咽地相拥啜泣。
  “你们也太离谱了吧!”他的成婚固然是喜事,但有必要哭成一副旱后甘霖的模样吗,陆丹风莫名!
  云天骄也摇头,她想起进城时,那群各门各类的收妖阵仗。这边城古渡口的人,怎么反应都那么大呀!
  “你不会明白的,二堂兄。”
  “对呀,二堂嫂,你的出现救了大家!”
  更有甚者,直接握住云天骄的另一手,激动道:“谢谢!谢谢你,堂弟媳,谢谢你牺牲自己嫁给二堂弟!”
  “喂,不准碰我娘子的手,你们在胡说什么!”陆丹风不爽的打掉堂弟的手,天骄的小手只有他能握。
  “以后……”
  “终于可以……把妻女带出来……”
  几位堂兄弟们互拍着肩膀,虽然泪眼相对,却是充满喜悦。
  “不用再怕陆家野狼会下手了!”几位手足连连点头。
  自从陆家出了这么一位风流俊美都无人能敌的血亲后,他猎艳的事迹,远至大漠塞北近至视线所及之内,上至宫廷下至边疆小酒馆,只要有美娇娘的地方,无一不流传着他的风流史!而对这个他自幼成长的发源地——边城古渡口,更是发挥了无远弗届的魅力。
  在边城古渡口,只要叫得出名字的名媛闺秀、欢场名花、小家碧玉、风流俏寡妇,几乎个个都能诉说,她们曾和陆家少庄主陆丹风的一段情,而且个个旧情难忘!因此每回只要陆丹风返乡,整个边城古渡口的寺庙、道观,任何清修之处,一定忽然增加很多暂住的女眷,大家都把娇妻、美妾、爱女送往寺庙藏身,避免难逃这位风流大少的毒手。
  “昨个儿,我家小圆竟然会叫陆丹风这三个字,吓死我这个爹了!”
  “你家小圆!夭寿呀,三岁小娃娃就懂这名字了,可怜呀!”
  “那算什么,我家满满居然说将来要嫁给多情剑客陆丹风,有人告诉她,同是血亲,不可能婚嫁,否则是乱伦,结果我家小满满连哭三天三夜。”
  “我家娘子还老说着想旧情复燃呢!”这个才叫人呕!
  “现在……”他们互执着手,一同看向陆丹风和云天骄。“安心了!”
  “你们——”陆丹风还来不及发作,就先看到爱妻投来的目光。“天骄,我没有、我不是,你相信我——”
  “我、我当然相信你。”云天骄扯唇笑笑,轻轻地、缓缓地,尽量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你久未回乡,一定有很多话要跟这群兄弟聊,我先回房整理行李。”好可怕,观音、半月是不是把她嫁给采花淫魔了!
  “夫人、夫人!”陆家老总管却跑上去,兴奋道。“以少爷下手的速度,你肚子里一定有陆家后代了,小的会命人天天熬补给夫人你安胎。”
  “我——”云天骄食指对着自己。“陆家后代——”
  “这是当然。”陆丹风又是一把搂过爱妻肩膀,骄傲道。“明年等着迎接陆家下一代吧!”这是他一定要达到的目标。
  “哇!”众人又是一阵讶然的静默,随即,还来不及爆出高声欢呼,另一阵熟悉的细微声传来。
  “喔喔……咳咳……哦……”
  “爹!”
  “爷爷!”
  大家这才注意到已被连番兴奋的消息和痰哽晕过去的老伯公!


  看着婢女掩上门,她也注意到门外的天色,知道不能不起身了,晚上还有任务。
  “鬼妖再不出现,我都要先阵亡了!”平时连续几夜追捕犯人,她可以奉陪,因为一切在她掌握中;但像这种敌人在暗我在明的处境,就要付出加倍的心力防守,还得想尽办法让凶手出现,最是痛苦!
  哀声一叹,云天骄想掀被起身,却发现胸口好重,手抓着被,不禁开始深呼吸,她想起这几天的噩梦。
  前几日才想就寝时,一拉开棉被,就见陆疯子躺在床上朝她招手;换衣时,他攀挂在屏风边,淌着口水呈痴呆样。沐浴时,发现那大木桶里的热水居然会吐泡泡,就在她弯身想看清楚时,那泡泡竟接着冒血丝,吓得云天骄一掌轰碎木桶,以为是鬼妖,结果看到的是一个因没气又偷窥过度而猛流鼻血的色鬼相公!
  到最后,暗的不成,陆疯子干脆来明的,死皮赖脸的黏在她身边,什么“君子协定”早抛到九霄云外,这几天云天骄不胜其扰,现在……看着被下,不可能的,她告诉自己,陆疯子的武功是很好,但是不可能摸上她的床,她还不知道!
  那胸口上的沉重感是……
  “你这无耻的家伙——”云天骄怒叱地掀开上身的被子,却发现胸口是另一个枕头。
  呼!想太多了!“我就说嘛,怎么可能陆疯子的武功好到摸到我身边来,我还不知道!”原来是自己过度反应,她自嘲一笑,要挪脚下床,却发现腰下好像被什么压住了!
  “呼……去……”轻微的鼾声从被褥下传出。
  懊恼已经爬满她的额,再窜过她的眼,咬牙的唇角,显现她正有杀人的冲动!
  “陆丹风——你给我起来——”云天骄甩开棉被,对正抱着她大腿,头枕在她腹上睡觉的丈夫怒吼!“你给我说清楚——哪里不睡你要睡到我床上来——大男人抱着姑娘家大腿睡觉——你像样吗——”
  “呃……天亮啦……”腹上的人睡眼惺忪的揉眼,发现昏暗的室内。“天……还没亮呢,等亮了再叫我……呼……”随又埋首继续睡。
  “睡你的大头,快给我起来——”她揪住他两边耳朵,大吼着。“你再不起来——我红杏出墙了!”
  一张严肃的面庞马上正对她,锁住她的眼,握紧她的双肩。“天骄你有什么欲望、有什么需求,还是你有什么特别偏好的闺房之乐,不用顾忌我,你的夫君完全可以配合,用不着红杏出墙,也不用对你夫君怜香惜玉,来,随便你蹂躏!”他挺起胸膛。
  云天骄呼吸抽搐地喘了好几喘,随即两行清泪滑落。
  “你感动的哭了。”想想也是,连他都为自己付出的情操感动。
  “为……为什么,我会得到这样的婚姻,嫁……这样的相公……”想当初,她立誓,要嫁便嫁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有豪杰的胸襟与气度,生平最恨多情风流种,更不齿成天只会对女人流口水的男人,结果……
  看着丈夫那俊美过度的脸,垂涎的目光,像摇着尾巴,等人抛根骨头嘉奖他的小狗。她磨着牙,为何就让她遇上了个风流多情种,还成天巴着她流口水,满脑子有的尽是些下流思想,随时只想对妻子偷香的男人。
  “娘子,你的目光好复杂喔,直勾勾的瞅着人家,害人家心头小鹿乱撞!”陆丹风一副她坏的戳戳她,笑得又是那招牌灿烂。
  “连笑容都这么淫荡……”天呀,从头到尾都是她唾弃的型。
  “你说什么呀!”干么看着他还喃喃自语的。
  云天骄目光岂止复杂,简直开始眯起,因为这样一个在她传统观念里认定的烂男人,却偏偏武功比她高、背景比她强、连办案能力都超乎常人的敏锐,甚至真的可以为她舍命照料她!恨、她恨,恨这种当初和现在难以平衡的感觉,但是,最恨、最恨的是——她竟真的爱上他!
  一口不上不下的郁气难吐的纠结于心,她就是不甘心、不服气!难道这是上天故意给她的试炼!
  “任我蹂躏是吗?”她突然地笑,笑得很怒,笑得很豁出去!
  见她那忽然转变的神情,陆丹风反倒一怯,握住她双肩的手改环住自己。“你、你不要太粗鲁喔!”
  “不是说不用怜香惜玉!”她逼近他。
  “那,也、也不能太辣手摧草呀!”他退着身。
  “你不是完全可以配合、不是一直很想,那你脱、快脱呀”
  “我、我……”她几乎贴上他,害他动弹不得,要怎么脱?
  “男子汉大丈夫,现在才在婆婆妈妈,这么没出息——”云天骄抓起他的衣襟。“不敢是吗——我帮你——”
  唰地一声,他的衣襟被扯开,云天骄毫不客气地坐到他身上,开始拉扯他的腰带!
  “娘子,你、你慢慢来!”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啪!清脆的巴掌给他!“慢慢来!本姑娘现在想,你跟我说慢慢来,身为人家的丈夫你像样吗”她像恶霸似的居高临下俯瞰他,气焰高涨。
  “唔……”陆丹风委屈的捂着脸。
  “你敢吭一声,我打死你,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她抡起拳头示威。
  “我——”
  “你么样——要你脱个衣服这么难吗——你不是很想——”云天骄叱喝,继续扯他衣服。
  “三姑你老人家先请,我不过是领着前院丫环跟少夫人请安,顺道送饭!”门外,传来老总管的声。
  “应当的,总不好连自家夫人都不认识。”三姑笑着叩门。“小骄骄呀,老婆子有事跟你说,快开门呀!”
  没回应!“我进来啦!”门咿呀推开。
  一伙人说说笑笑的走进,抬头就见到床上正演着旷世之作。
  “你不脱——我剥得你一件都不剩——”
  “我、我脱——你不要这么凶嘛——”
  陆丹风的上衣已被她扯的差不多,此刻正与他的裤腰带奋斗。
  哐啷!丫环手上捧的膳食砸落,众人全目瞪口呆,也引得床上的人终于停下动作回头。
  “嗯哼!”三姑顺个喉咙,道:“来,为你们介绍,那个坐在男人身上,猴急地剥衣服的是你们家少夫人,另外那个被压在床上、毫无抵抗之力的是你们家少爷,以后记住了!”
  丫环们直愣愣点头。
  “很好,来,我们先出去吧,他们显然还有没做完的事!”三姑拍拍手,震醒这几个姑娘们。“喂,老总管,走了!”再唤醒呆站的老管家。
  “我……终于知道少爷为什么愿意娶妻了!”老管家忽道。
  “你知道什么了?”
  “原来少爷被……被一个姑娘给强污了!”他还奇怪着,风流过度的少爷怎么会愿意成亲,原来是这原因。“这年头真是变了,还是中原流行这种方式!”再怎么说,一个大男人发生这种事,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不、不是的,听我说……”云天骄连连摇手,想解释,完了,这下她名声尽毁!
  “幸好如此,我们家少爷才愿意乖乖娶妻,真是陆家历代祖先有显灵。”陆家总管老泪纵横的合掌,感谢苍天!
  “好刺激的方式,果然我们陆家庄的少夫人和少爷,是一对天下少有的夫妻!”随行的丫环个个捂颊充满崇拜的眼光。
  床上的云天骄差点掉下床来,她哑口,这陆家庄,一整庄的人想法似乎都……挺怪的!
  “嘘,这么大的秘密咱们说没兴头,来外面跟大家说,让他们都知道陆家庄的少夫人是多么巾帼不让须眉,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好事情别独享,三姑可是很有众乐乐的胸怀。
  “对、对、对,值得庆祝,要跟大家说,让整个边城的姑娘都知道,这是中原最新流行的婚嫁方法!”这里的姑娘们,对中原事物的一切可着迷了。
  床上的人,就见这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走出去,个个充满不枉此行的满足。
  “不……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说呀!”想跳下床,却被人拦腰抱住!“你干什么?”
  “娘子……”陆丹风一脸邪恶,双眼热切发直,让人怀疑手伸出去,都可以接到口水。
  “干……干什么?”她想问人,面庞却被他捧住。
  “你不是愿意了……呵呵……”不怀好意的声,笑得很浪荡。
  “我……我又改变主意了……”她强笑,眼前的人鼻眼正对着她,呼热的气息传来。
  “身为御前神捕,怎么可以没信用……”
  “你身为金牌五御史,信用也没……唔……”话被他舔过唇瓣的舌给中断,不自觉得想起半月的话。
  叔叔对你还勉强可以安于口水期,等他确定味道后,等着被一口吞掉吧!
  “你的唇尝起来,永远是如此的美味诱人……天骄……”
  “我、我……”舌被闯入者攫获,开始缠吮。
  就像一个饥饿过度的人看到一根大鸡腿,吃以前,口水先流满地……
  “你的肌肤细腻的像入口即化的糖花……”激烈的唇舌之缠,从相交的唇齿间缓缓淌下唾丝,他开始由她纤细的颈子啮尝而下,推开她的单衣露出雪肩。
  “不……别……”情欲让她恍惚,迷茫的来不及阻止他潜入衣裙内,探入身下的手。
  “不要拒绝我……天骄,我是这么想要你……”松开她颈后的兜胸细带,他埋首摩拳那让人疯狂的高耸双峰。
  她抿唇低喘,身下那侵入的长指,像带有魔力般的探索揉捻,直至剥开那娇嫩如瓣的脆弱时,直闯的探入那幽秘之处,震颤一波波涌来,理智涣散的快感几乎淹没她。
  “天骄,我好喜欢你,喜欢的让我好想一口吞了你……”他含住那雪胸上的柔嫩蓓蕾,扯咬着。
  闻一闻、舔一舔确定味道后,再一口吞下,连渣都不剩!半月戏谑的话再次回荡在她耳畔……
  “我……我……”在他高超技巧的调情下,云天骄战栗的抽息,虚软的手指缓缓动起。
  “天骄……你是爱我的……是吧……”他深深的吮咬那每一寸肌肤。
  “我……我……我不是肉骨头——”气一运于掌,如弘的掌劲随着她的高叱轰出!
  砰!整个陆家庄像平地一声雷般,发出剧响。
  陆丹风被老婆一掌轰出床,撞翻桌椅,再撞破房门,呈抛空状飞出,滑行过硬地,接着一头磕上石阶才停住,他挂倒在石阶及一堆断木残梁中。
  “好,很好,这么强的力量,抓鬼妖赢定了!”这是挂了一身彩,眼冒金星后的陆丹风,所下的结论。
  “哗,这不是少爷吗?”一路经过的家仆丫环们全围上来,大家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就没一个人愿意上前扶一把。
  在这一片狼狈中,陆丹风依然坚定地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小小的挫折千万不要觉得丢脸,人家说失败是成功之母,那挫折一定是进步之父!今天对妻子求欢不成,还有明天,此计不成还有一计,古人兵法都有三十六计,他,堂堂享誉江湖的多情剑客,还有许多伟大的霹雳计谋没用出来。
  而且,真逼不得已,陆丹风拿出一枝人参形状的药材,阴险地狞笑。“娘子,到时不要怪夫君送你一帖陆家庄的名产,天下第一春药——人参小露露!哈——”他得意的大笑。
  狗改不了吃屎,大概就是他这副模样!旁人都用同情的目光望着他,可怜的主子,成亲以后疯的厉害!


  “我真是再也听不下去了!”云天骄由屋后走出,来到少泱身边。“夜枭金蝉子,披着人皮根本不是个人嘛!”
  “小丫头,你尽量发狠吧,老夫出江湖时,你只怕还在娘胎里,你们两个小毛头,老夫还没看在眼里。”金蝉子一哼。
  “哟,看来真如你说的,他武功被废后,利用你师妹的美貌和肉体四处去帮他得到恢复功力的方法!”她搭着少泱的肩,打量着眼前的人。
  “当然,老匹夫就这么点脑力,我还会想不到吗?”姬少泱环胸道。
  从金蝉子化为奶娘而杀了莲华身边的两个人时,她就知道,师父的武功应该恢复了!
  “那你说我们有胜算吗?”
  “我和骄姐联手应该可以,但是……”
  姬少泱和云天骄有默契地互望一眼。
  “有人可以代劳,我们就别这么辛苦了。”
  “嗯,昨晚,他还很有义气地说;想杀人,记得算我一份!今天就交给他表现吧!”姬少泱本来就打算今天要看戏。可是,两人一搭一唱大半天,就没见有任何的动静!
  “我不晓得你们两个毛丫头玩什么游戏,但是,天音,如果你识相,就自己乖乖随为师到灵阙宫,毕竟伤了你,为师也不忍,你的身价可高了!”
  “多高?”云天骄和姬少泱同时好奇地发问。
  “只要能擒到你的人,是江湖人,就能得到一座豪府宅第和项炎武成名天下的武功之一,九转回干手!若是灵阙宫人,不但能得到更高深的武功,还拥有副宫主的地位。”
  “哇,那头炎武野兽好大方喔!”云天骄赞叹。
  “对呀!我干脆自己回去算了,副宫主捞来自己做。”
  “少泱,”云天骄马上执起她的手。“飞黄腾达的那一天别忘了我。”
  “骄姐,”姬少泱也深情的回握住。“有你一定有我,我们是最好的伙伴!”
  “就知道你最好,哪像那个到现在还死不出来的相公,我真是所托非人!”
  “你们两个不用再演了,老夫没兴趣!”金蝉子怒吼一声,掌风凌空挥出。
  云天骄和姬少泱忙各自跳开,掌劲击中水轮车,哗砰一声,巨大的水轮车当场歪落,溅起偌大的水花。
  “陆丹风——马上滚出来,你解决这老家伙,我、我,我马上跟你圆房!”云天骄红着脸喊。
  “真的——天骄——你没骗我?”迅即的身形由大树中飞出,如大雕展翼,疾空冲下,随着一道破空寒芒,直往金蝉子兜空罩下!
  事出意外,金蝉子只感到一阵锋锐穿体,冰凉剔骨,心知完了!
  “天骄、天骄,不可以骗我喔,这个人玩完你就要履行承诺喔!”陆丹风一落地,就乐得抓起爱妻小手,诌媚的搓搓。
  “那、那个人你——”云天骄没心思陪他起哄,那个还站在他们眼前,直勾勾望着他们的人,可没倒地!
  “他!他差不多了!”陆丹风剑尖一戳,金蝉子惨叫,捂着胸口颓然跪地。
  仅一招就叫这个三十多年前横行江湖一时的金蝉子差点毙命!
  云天骄、姬少泱都感到可怕的看着陆丹风。
  “骄姐,你平时怎么敢对他又打又揍的,这个人的可怕不下于项炎武。”少泱在她身边道。
  “我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勇敢!”向来只知道陆丹风武功高,观音曾说他剑法已至臻化,可云天骄从没放在心上,今天可算见识到了。
  “娘子,走吧!”陆丹风乐滋滋地拉了妻子就要离开。
  “干么?”
  “讨厌,还问人家干什么,你刚刚答应我的。”他小家碧玉似的扯扯她的衣袖。
  “什么?”
  “圆房呀!”陆丹风羞人答答的戳戳她。
  “圆房?不干!”一大清早圆房,有病呀!
  “不干!”他瞪着她,整个神情都卯起来了。“你刚刚明明说解决这老家伙马上跟我圆房!你骗我,人家什么都给你,你现在就这么对我了——将来怎么可能会有信用——”
  “我、我不是失信,是、是……”云天骄被他逼得连连退着步。
  “怎么样,不想认帐了,我不管,你要负责、你要负责——”
  “我、我……搞什么!我根本什么都没做,负什么责呀!”
  为什么他们的对话是这种花心恶少诱骗良家小妇女的模式,而且那个恶少还是她!
  “所以,”陆丹风环住妻子的肩。“我们现在马上回去做,你就可以负责了,你也不想没责任感嘛!”
  “你真是够了!成天想着这种事!”云天骄推开他。
  “娘子,你刚刚答应我的,对了,是不是那个老家伙没死,所以不算!”陆丹风提了剑马上要冲过去“置人于死地”!
  吓得云天骄和姬少泱马上左右两边各拉住他。
  “骄姐,你就答应他吧!否则人被他杀了,事情就大了!”
  “我……”云天骄咬牙。“好,丹风,我答应你,我们圆房!”
  “真的!”他的冲势马上就停了下来,回过头,像一只摇着尾巴等着主人丢骨头啃的小狗。
  “可是、可是得再等一下!”至少得等她把眼前的事处理完。
  “还等——我不要——”他鬼号。
  “你那么猴急干什么——”云天骄也火了。
  “你每次都要我等——可是每次都骗我——”
  “这一次是真的!”
  “你这意思是说,以前的事都是假的。”
  “你不要没事鸡蛋挑骨头的找碴!”
  “是你先骗过我——”
  “是你有病——”
  又为无聊的事吵起来了!在旁的姬少泱只是叹着气,一旁痛苦捂胸的金蝉子,哀唤着。


这篇日志好像很偷懒?

但是真的觉得这对夫妻是个冤家啊,太可爱的,特别是如此幼稚的吵架啊哈哈~

先看冤家,再看共效~

《冤家》在线:http://www.my285.com/yq/s/sifangyu/yj/
《共效于飞》在线:http://www.fmx.cn/info/18311.html

TXT打包:http://www.91box.net/?GEDRZ91OFZM5ASHLAJFP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