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某娜宅物语】

thank you for hearing me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某娜、某肉、某恋。 属性:女王控、正太控、CP控、兄控。 人称:伟大宅女鼻祖老仙。 作图、画图标记:made by guna 论坛常用名:古娜、吾乃某娜 cos名:娜和尚、娜娜。 所属cos社团:成都和尚堂。

网易考拉推荐

【授权转载】一百零九次心跳[十瑚×九十九] BY 妖孽小牙  

2010-07-16 21:56:45|  分类: 基情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新浪我跟你有仇吗写喵喵的都没被河蟹为毛我的留言被河蟹了河蟹你妹啊!

一堆抱怨后,牙说可能是系统抽了……

我运气有好到正好抽到我的留言吞吗!新浪你什么时候跟韩度学习了!有JQ吗!啊啊啊啊祝你们百年好合去死吧!

OTL,好吧纠结完毕。

九十九和十瑚大萌,牙牙的喵喵喵好有意境好文艺TAT~

这文是牙牙写给我的哟!啊啊啊啊,你们都去羡慕嫉妒恨死我吧~~(←好嚣张)

我这可是授权转载的哟,授权的哟!你们明白的。

原地址:(上)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9afffc0100ibrm.html
              (下)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9afffc0100jz86.html


  喵喵喵戏有,不想幻灭的慎看。

  

  我发现我写同人越来越雷了,这是为何啊!(抓狂状)

  无法逃离的背叛我只看了动画,所以对世界观完全混乱,所以就出了这么个无头无尾的喵喵喵主体文……

  反正从前我是一写喵喵喵戏就自动文艺的喵喵喵戏废而现在我连文艺都文艺部起来彻底废了!

  送给娜娜。不准嫌弃。(掀桌)

  这CP就叫109好了哼哼哼XD。

 

 

 

 

我唯一的姐姐。

 

 

 

 

 

“告诉你哦,九十九,不要再去吃学校的面包了。你现在在长身体的时候,偶尔也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吧。”十瑚望着面包玻璃纸摇头,“还有,不要再房间里吃甜食,会很难打扫——”

挥舞的手定在半空。

丛雨十瑚在弟弟的床下发现一张照片。

是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头的部分掩在床单下,似乎是因为自己忽然闯进弟弟的房间进行教育,九十九慌乱之中藏起来的。

“呵呵~这——是——什——么——呀~九十九?”十瑚的弯起眼睛了然地笑起来,给了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弟弟一个“你也到这种年龄”的表情,弓下身去,“让我看看……校服是我们学校的呢……有喜欢的人的话就跟姐姐说呀,说不定我可以当参谋哟……从女性的角度。”

“我不认为你能给我什么建议。十瑚。”九十九侧过头,样子显得有点烦躁,“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

“害羞了!”十瑚眯眼,嗖地一声把照片从床下抓起来,“让我看看哦,是什么样的美女让我家弟弟跟姐姐顶嘴咯——诶!你干嘛抢啊,你心虚啊?藏起来干什么?放心啦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九十九?”

弟弟的样子有些奇怪。

死死地攥着那张照片,飘开了视线,看也不看这边,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又像是在生气,十瑚皱眉,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头绪,自己这个弟弟平时有点自闭,有什么事都不爱向她倾诉,都说青春期的少年心思难猜,可这说变就变的,好歹也给个提示吧。

“十瑚,你出去。”

居然是命令型!

姐姐的尊严受到了侵犯,十瑚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一叉腰,蹬蹬蹬,走上去,把别扭弟弟的脸掰正,摆出恶婆婆架势:“嗯?在对姐姐说话的时候要用敬语哟,九十九君。”

“反正从来都没用过。”九十九继续保持别头姿势。

“那是我太宽容了!你不仅偷偷躲在房间里吃甜食,对姐姐用命令型,还悄悄喜欢上了别的女孩子,太不可饶恕了!我——”

猛然顿住话头。

这么说下去,貌似有点不对劲。单单从语气上来讲,更像是在——

不不不,九十九是她的弟弟,她如果真的又喜欢的女孩子的话,她应该祝福。人越大秘密就越多,这也是正常的事。

这么说来,无理取闹地倒是像自己。

十瑚顿住脚步。

“那个……九十九,我只是想……我只是在想你这段时间都没有跟我说话,在学校也是躲着我,回家也不跟我说话,我有点担心你才……”她沮丧地垂下头,“抱歉,是我的说法太差劲,我——”

好没面子。

本想架着姐姐的架势来教育教育一下叛逆期不理会人的弟弟,可到最后却变成了自己在撒娇在发泄情绪,糟糕透了。

“……十瑚,你出去。”

九十九有些烦躁地抓了一下头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不要逼我……”

“诶?”

银发的弟弟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她的身上,由于是刚洗完澡,所以只有一件孤零零的睡衣。

睡衣?

十瑚低呼一声,暗骂自己冒失。

可是……可是,现在如果灰溜溜地出去,面子就没了。

面子是大爷。

十瑚勉强笑:“那个,小时候我们不是经常一起睡嘛,没关系没关系的……关键是啊,九十九你以后心里有事要跟姐姐说哦,喜欢一个人是很美好的事呢,不过喜欢就应该去告白,单恋是很辛苦的。”

“说得跟你都知道似的。”

“我……”她深吸一口气,颜色黯然下来,“我只是不希望九十九跟我一样不快乐。”

对面的弟弟猛地回过头来,死死地锁住十瑚的眼睛,“你不快乐。”

用的是肯定句。

十瑚无话可说,只能点头。

平时温柔的眼神此刻却像锋利的刀子,灼在身上,泛起一层一层的痛。九十九慢慢地笑了,用的是一种极缓级柔的声音,低吟如耳语。

“十瑚,你不快乐。”

她咬住嘴唇。

“……是因为他吗?”

“……”

“看着我。”

她无法抬头。

却被一双手捧起下巴,十瑚刚想开口分辨,落入眼底的是那张照片。

终于可以看清那个女孩是什么样子……

在九十九怪异的笑容里,十瑚慢慢睁大眼睛。

“九十九……”

他俯身,凑到她的耳边,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尾音带起一圈苦涩的笑意:“都说叫你出去的,十瑚你好笨,明明我都在躲你了,你却只穿了这么一点衣服送上门来……告诉你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像是品味她的惊讶一般,九十九微微一侧脸,舌尖一卷,牙齿轻轻咬住她的耳垂。

“我把她的照片放在距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我每分钟都会想她一次,我喜欢她,从小到大,喜欢了她十六年……她那么迟钝,一点都不知道。”

九十九的话像是有魔力,让她无法动弹。十瑚隐约的地明白了什么,明白之后,却又再次混乱起来。

“九十九,我……”

“你会觉得我脏,对不对?会对自己的姐姐产生欲望。”他低叹一声,把脸埋在她的肩窝,像个撒娇的小孩,声音闷闷地,鼻音浓浓地,“你讨厌我了对不对?每天晚上我都会想着你睡觉,我在梦里你吻你,抱你,第二天醒来之后就会觉得空虚无比。”

“九十九……”

“我会对着你的照片做出那些肮脏的事,我想象你被我抱的时候的样子,最近越来越无法忍受那种冲动,只要一见到你,就会自动想象你在床上的样子……是你的错,十瑚。”

“九十九……”有些艰难地掰开他环住自己的手指,十瑚勉强笑道,“你、你现在处于青春躁动期,我明白的,我是距离你最近的异性,有那些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九十九转身一带,两人直接滚落到地板上,十瑚的逃走计划宣告失败。

“喂,你起来哦,小心我揍你哦,我可是你姐姐!你还没醒吧,喂!”

一声叹息落入耳中。

“我多想这是一场梦。因为现在在我怀里的,是十瑚。”

或许是他的语气太寂寞,十瑚有些不忍地停止了挣扎。

“九十九?你看着我,现在告诉我,我是谁。”

他眨了眨眼,冷金属色的眼睛有些茫然地望着自己,然后薄薄一笑:“丛雨十瑚,是丛雨九十九的姐姐,是他从从小到大唯一喜欢的人。”

十瑚瞪了他半晌。

“我是你姐姐。”最后她说。

“姐姐。”他很乖地叫了一声,然后吻住她的唇。

迷迷糊糊中,十瑚听到弟弟软软的声音,像是穿透迷雾而来,裹着微微的热度,在自己的耳畔点起一把火。

“我听书上说过,吃甜食会控制住欲望……可是,完全不对啊。为什么我一见到你,我还是……”

修长的手指拂过睡衣的肩带,绸缎做的裙子,就这么松松垮垮地散开来。

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里,藏着无法磨灭的渴望与悲伤。

“十瑚,把我当成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好,给我一巴掌也好,今天是你的错,所以我不会停下来。”他恶质地勾了嘴角,像是在嘲笑她的无措,特地放低了声音,柔柔地唤道,“姐姐,姐姐,姐姐……”

为什么你是我的姐姐。

为什么你是十瑚,我是九十九?

可是我却不得不感谢我们的关系,因为现在,没有比我,更接近你。

在九十九的亲吻落在颈侧的时候,十瑚发出了第一声呻吟。

似乎没有比这样更可耻的事情,她察觉到了自己的声音,然后猛地闭上嘴巴,咬住了舌头。

“不要逃避……”九十九的声音很混乱,有些懊恼,有些急促,有些难过,手指送入她的发间,轻轻地拂,少年的眸子里染着无法消退的情欲,以及同等分量的……恐惧。

“十瑚,不要逃,我在这里,不要从我身边逃走……”

“可一直都在逃的,不是九十九你吗?”

他声如叹息。

“我会弄痛你。”

“我不会原谅你。”

“……不要原谅我好了。”

我原本,就没有奢求过你的回应。

她看着他很长时间,“……我原谅你。”

九十九睁大了眼睛。

十瑚歪着头,笑了一下,“我不快乐,可是我不希望九十九跟我一样不快乐。”

因为九十九很重要,在她的心里,比她所能想象的程度更加重要。见到他躲她,她会担心,他跟她置气,她会难过,一直以来他们只有彼此,他太优秀了,让她不得不压抑自己的自卑,做出一个好姐姐样子。

她不快乐。

可是在看到那张属于自己的照片的时候,快乐地情绪竟悄悄地蔓延上来。

多么糟糕的开端。

“……九十九,为什么,会喜欢我?”

九十九说,因为十瑚是十瑚。

 

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带着一些小小的羞怯,十瑚按住弟弟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被他生涩地挑逗,来来回回,温柔地,甚至是小心翼翼的,十瑚觉得自己就像是九十九嘴里衔着的那颗糖,甜蜜地被他含在嘴里,怕太快地化掉,又怕尝不够味道。

十多年的观念在顷刻间颠覆,十瑚第一次意识到“弟弟”这个词语之前,大前提是“男人”。

“九十九……”

她轻唤着那个名字,或许是无意识地喊出来的,带着少少地抵制。而这些抵制,在弟弟抬起头时灼热的眼睛里烧个干干净净。

“十瑚,看着我。”九十九的手指是灵巧的指挥棒,十瑚就是顺着指挥棒奏响的曲子,整个人都被把握住了节奏,被带着走。

他的手指划过她的发,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她的唇,愈往下,属于少年的喘息声也渐渐地重了起来,九十九伏在她的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瑚的味道。”像个长不大孩子。

胸前一痛。

弟弟的舌头软软地扫了上去,另一只手找到了她的手,手指缠绕,互相紧扣。

“十瑚……你的心跳好快。”

被道破之后的十瑚慌张地想把他推开,却没想到早在那之前,他就已经拉住她的手,印上了他的胸口。

银色的发梢被汗水濡湿,一缕一缕贴在颊旁,他弯起眼睛笑,滚烫的呼吸都吹到她的耳畔:“我的心跳比你还快,啊哈,好紧张……啊,好丢脸。”

一直以为他会游刃有余,可落入十瑚眼中的,确实一张微红的脸。

九十九咬住嘴唇。

十瑚吐了一口气,拂上他的脸颊。

ツク…………”

“我在。”

ツクモ……”

“我在,就在这里。”他捧起她的脸,“我一直都在,一直在这里。”

那是一个让人安心的宣告。

十瑚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连九十九一同醉了。

本来,他们从出生之前,甚至是更早的时候,就注定了在一起,不会分开。所以,现在在做的事,不过是回归那种状态罢了。

十瑚的指尖在颤抖。

被九十九亲吻过的地方仿佛加上了牢不可破的魔法,被笼罩在名为“欲念”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无法逃开。自己的身体尽管在沐浴的时候已经看过很多遍,但这样以羞耻的姿态摆在弟弟面前却是头一次。

热血倒灌进脑门,十瑚忍不住捂住脸。

是罪恶感吗?

是罪恶感吧。

九十九没有错,错的是她。她是姐姐,怎么可以放任弟弟继续做下去呢。

可是无法停止,心中有个声音也在说,不要停。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欺欺人地遮挡视线了。

眼前全黑了,剩下的感官的却更加敏锐。

九十九的喘息,九十九的手指拂过肌肤的声音,九十九亲吻她的时候从齿间曳下细小响声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延绵到十瑚的耳朵里。

“不要……”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这么说出来了。

仿佛是两团炽烈的火。

明知道是不可以的,但这种“不可以”却成为了火的燃料,越烧越旺,越烧越旺。

十瑚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她听见九十九一边一边喊着她的名字,那是一种急切的,低沉的声音,宛如困顿之中的小兽,以不顾一切地姿态寻找着出口。

“姐姐……”

他似乎也迷乱了,不断地喃喃,手指插入她的发间,发出沙沙的微弱摩擦声。

“姐姐……”

九十九压抑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一微沙哑的哭腔,面前姐姐的胴体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按灭了灯。

“……这样的话,就看不见了,所以,把挡住脸的手拿开吧。”

十瑚睁眼的时候看见一抹月白色的光亮,那是九十九的头发在漆黑中划出的轨迹。

颤抖的感觉从指尖蔓延到了全身,弟弟从她胸口撑起身来,肌肤叠合的热度很快被带走,连同九十九柔软地银发,仿佛那真的是月光,握不住,留不下。

怔然往这自己朝天花板张开的手指,一股凉意猛然窜上十瑚的背脊。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月光如洒了一地的水银。

十瑚收拢五指,攥成一个拳头,费力地撑起身子来。

“九十九,我想刚才大概是有点犯头晕才……”

“……你在逃避什么?”弟弟的声音冷不丁地沉了起来,他凑近了她,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烧出一个洞,“还是……你生气了?”

不,那是九十九,那是她唯一的弟弟,她永远不会生他的气。

对了,是生自己的气。

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地受了诱惑,还是根本的,就存了如此卑鄙的念头?

想要九十九一直属于自己。所以当他亲口承认喜欢她的时候,她放任了。当时甚至还在庆幸,还在……

对了,还在妄想,就此和他融合,不再分开。似乎这是从出生以来就埋藏在骨子里的本性。

十瑚知道,她现在需要清醒。

可是没有机会清醒。

九十九再次吻了上来,从她的角度只看见他瞬间放大的脸。

他的舌头像是裹了蜜。

那一定是最高级的酒心巧克力。

九十九没有错,九十九永远是他最爱的弟弟,所以,错的是自己。

明知是错了,却还要继续地错下去。

所以,即使是犯错,也要由她先来。如果这是份罪孽,也由她来担。

十瑚推开九十九,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弟弟脸上。

那一掌太急太快,他被打得愣住了,十瑚顺势撑起身来,微微地咧开嘴:“九十九,我是个自私地姐姐。你……会原谅我吗?”

她按住他的肩膀,与之前相反的方向倒了下去。几乎是跪骑在了弟弟的身上。

或许是被她的笑容感染,九十九也勾起了唇,十瑚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衣衫凌乱地自己的影。

“……我们是共犯。”

理智被这句话击飞去了天外。

十瑚在解开九十九的扣子时才发觉,一直潜伏在心里的欲望,对九十九的欲望,其实是那么浓。

希望他是自己的,从前是,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是。

他看上去那么地不安。所以,那些不安,由她来消除。

 

她总是想保护他的,占着年长的势头,尽管她的保护在他看来是那么地可笑。

 

 

夜在摇曳。

十瑚披散的发千丝万缕,紧紧地将两人缠绕在了一起。

那是来自灵魂渴望的交集。一望无际的黑色放大了心底的贪婪,恍恍惚惚中两人的姿态再次颠倒,一来二去,九十九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踪影。

他的手指顺着小腿往上攀爬,轻柔的愉悦的触感让她头脑放空。

他抬起了她的腿。

“十瑚……”

回应他的呼喊,十瑚抬起双臂,勾住九十九的后颈,把他的身体缓缓地压了下来。

他沉入了她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痛让她皱起眉,九十九的手指却已经探过来,抚平她的眉宇。

“不要怕,”九十九说,“我在这里,就在这里。”

然后他低低地在十瑚耳边轻喃了一句话。

望着姐姐缓缓睁大的眼睛,九十九温柔地垂头一笑,含住她的耳垂,轻缓却坚定地动作搅碎平静地黑暗,世界开始起起伏伏。

那是世间极致的快乐,如此高昂,那些阴暗的怀疑的卑鄙的懦弱的私心,全都化在与九十九相叠的体温中。

她的世界只剩下他。

连自己都不剩了。

只有九十九。

 

 

十瑚听见了心跳声。

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九十九的,跟随者摇荡的韵律一同回响,一下,一下……

“不要……”

九十九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喘息,轻轻地笑,轻轻地朝十瑚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不要什么?”

似乎侧过脸去找九十九的眼睛,发现两人的笑容竟然是同样狡黠地小小弧度。

“……不要停。”

 

 

「僕は...ここにいる。もし世界が十瑚に背を向けでも、僕は最後の味方になるよ。忘れないで、思い出して、僕はいつでもここにいる。」

 

 

                       FIN

  评论这张
 
阅读(17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